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

小说: 心声暴露后,真千金靠发疯成团宠作者: 淮秋字数: 2056更新时间: >2024-05-2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“三婶确定那房间是给我安排的?”

沈青禾嫁入陆家后,就退出了娱乐圈,一心一意过起了相夫教子的生活。

后来陆昭宁的母亲发生意外后,本就身体不好的老太太一病不起。

徐景怡又忙于医院的事,陆家的琐碎杂事就自然落在了沈青禾的头上。

这些年来,陆家大大小小的事情,沈青禾处理的井井有条,就连挑剔的老太太夸她一句办事漂亮。

现在却被人质疑了。

还是刚刚回到陆家屁.股都没坐热的陆昭宁,这让沈青禾心里有些不舒服。

“妈,我早就和你说了别做那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,你精心布置的房间,人家可看不上。”

说话的是沈青禾的小儿子陆承言,今年才16岁。

见不得亲妈尴尬,立即出言暗讽陆昭宁。

【宿主,你的生命值还有不到六十秒。】

陆昭宁刚要说话,脑海里就响起系统半死不活的电子音。

“承言,大人说话小孩子插什么嘴,还不和你姐姐道歉。”

“姐姐?”

陆承言冷冷一笑,眼神里全都是对陆昭宁的不喜。

他的姐姐只有孟之夏,才不会承认阿猫阿狗是他的姐姐。

承祈和泽安哥虽然没说,但是他们心里也是这样想的。

这个家里大家都是一起玩到大的,突然冒出来一个陆昭宁算怎么回事。

这样不友好的态度,长辈自然是不喜的。

陆卓然没有责备,只是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。

收到警告,陆承言这才不甘不愿的叫了声:“姐姐。”

要是正常人,这事就算了。

本来也不算什么大事,但陆昭宁偏不。

她下巴抬起,眼神睥睨的看着陆承言。

忍一时风平浪静,退一步蹬鼻子上脸。

既然回到陆家了,就得让这些人知道她陆昭宁不是好惹的。

为了生命值,她也得支棱起来。

“呵!”

陆昭宁上下扫了陆承言一眼,毫不客气的将轻蔑写在了脸上。

十几岁的少年,正是处于叛逆的时期。

被陆昭宁这么上下一扫,陆承言立即就恼了。

“你这是什么眼神?别以为叫你一声姐姐,你就能把自己当回事了。”

“不甘不愿的一声姐姐,我可受不起。你不乐意叫,我还不愿意听呢。”

沈承言因为年纪小,不像其他人会懂得掩藏心思,所有的喜恶全都摆在了脸上。

看着陆昭宁脸上明晃晃的嫌弃,嗤笑道:“难怪两手空空的被赶出门,该的!”

此话一出,氛围顿时不妙。

脑海里的电子音已经在倒数了,陆昭宁一脚将陆承言给踹翻在地。

陆承言倒地的瞬间,系统提醒获得生命值三小时的提示音也响了起来。

沈青禾想要开口,为自己儿子挽尊两句,儿子已经抱着肚子倒在地上了。

“陆昭宁你敢打我!”

陆承言一骨碌的爬了起来,像是身手敏捷的小猎豹,朝着陆昭宁冲了过来。

陆昭宁嘴角微微扬起,看着发狠的陆承言,直接抬手按住了他的脑袋。

小小的手掌,大大的头颅。

也没见陆昭宁怎么使劲,陆承言却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也没能冲撞向她。

陆昭宁信奉的真理向来是能动手就别吵吵,有那废话的功夫,直接将人打服气了就行。

小屁孩,也敢和她叫嚣!

她和人打架的时候,这小子还不知道在哪里爬着玩。

【还以为多厉害呢,就这?】

无比嫌弃的声音,传进了陆承言的耳朵里。

他震惊的看着陆昭宁。

陆昭宁明明没张嘴,声音打哪传来的?

【就这毛都没长齐的小孩,还学人谈恋爱?难怪被人耍的团团转,最后抑郁跳河***了。】

啥?

陆承言震惊的望着陆昭宁。

毛没长齐的小孩说的是他?

陆昭宁怎么知道他谈恋爱的?

不过他抑郁?跳河***?

怎么可能!

他陆承言怎么会是那种没种的人,谈个恋爱还要死要活的,陆昭宁说的绝对不是他。

【反正这小鬼我也不喜欢,死了就死了,反正陆家少一个孙子也无所谓。】

陆承言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。

听听这陆昭宁说的什么话,陆家少他一个无所谓?

这算什么姐姐?

他陆承言要是承认这样的姐姐,他就倒立洗头。

“陆昭宁,像你这么恶毒的人,我是绝对绝对不会承认你是我姐的。”

陆昭宁踹了一脚就得到了三个小时的生命值,摩拳擦掌准备再将陆承言揍一顿。

“恶毒?”

清清淡淡的口吻响起。

陆政赫扫了眼弟弟陆卓然,没有看陆昭宁,语气平静的问陆承言:

“陆昭宁是我丢失了二十年的女儿,你口口声声说她恶毒,不配做你姐姐,是吗?”

最后两个字,音量虽然不大,语气却加重了几分。

陆家的小辈,就没有不怕大伯陆政赫的,属于平时无事绝对不敢往他面前凑的那种。

原本还叫嚣不满的陆承言,立即就怂了。

“大伯……我不……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

“那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?”

陆承言急的都快哭了,求救的看向亲妈沈青禾。

陆靳北却没给沈青禾开口的机会,要笑不笑的问:“承言你说我妹妹不配做你姐姐,看来我也不配做你大哥了。”

“大哥,我没有。”陆承言脸色都白了。

“没有什么?”

陆承言虽然小,个性又莽撞,但是他不是傻子。

知道今天要是不给陆昭宁一个交代的话,这事过不去了。

沈青禾却是先一步开口了,将事情揽到了自己身上。

“都是我不好,没有事先问昭宁喜欢什么样的房间就乱布置,给我点时间,我马上就重新布置。”

“不必,昭宁住她自己的房间就好。”

陆政赫瞥了眼陆昭宁,目光温和又伤感,只是一瞬又恢复了漠然。

“大哥,那房间昭宁怕是不喜欢吧?”

陆靳北却是已经牵起了陆昭宁的手,温声道:“昭宁,我带你回自己的房间。”

不是第一次被陆靳北牵手了,陆昭宁却有瞬间的僵硬。

“怎么了?”

陆昭宁摇头,将脑海中那些痛苦的记忆压了下去。

现在的她是陆昭宁,她要野蛮生长,肆意而活,绝不委屈自己。